至于怎么选合伙人

2019-11-21 05:09

另外,我一直认为传统行业现在已经被大家搞得神魂颠倒,一定要互联网化,一定要转型,经常会看到一些不错的公司本来是一个挺好的生意,最后非要转型然后要做一个大事业,最后就变成一个不赚钱的买卖,所以我一直在想创业和拿融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你的模式不对,根本就不需要。因为资本是讲逻辑的,有两个资本逻辑:第一个资本逻辑就是少数精英拿美元vc,最后纳斯达克上市,这是一条资本逻辑;第二个资本逻辑就是大众创业或者草根创业,可能就是股权众筹或者是自筹资金,最后上新三板或者不用上市,拿资本不是衡量你能不能成的标志,我一直认为融资的成本最贵,如果能贷款最好贷款,如果能借钱最好借钱,如果能存钱最好存钱,拿投资看起来不花钱,但实际上要付出多少股份,总共公司才多少股份,所以传统行业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别动稳住淡定。

最佳的股权比例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我认为是天使投资不能超过15%,主要创始人不能少于50%,联合创始人占10%到15%。大家同比例稀释15%作为期权值,对于创业公司核心创始人最大,也就是他的股权要多话语权要多承担责任要多。所以50%以上的股权是非常恰当的,可以在b轮之后还能占30%左右,最糟糕的股权结构就是两个创始人每人50%,这会拖死公司,创业公司的创始团队要珍惜股权,哪怕是1%或者0.5%,因为在以后这1%或者0.5%价值巨大。对于稳定地控制权和激励有关键作用,所以能用钱解决就别用股份,股份要给最重要的人,要给能在船上划船到终点的人,中途下船的人在股权设计的时候设计一些规则,比较简单方便的回购。

创业是有地缘之说,我一直认为创业和喝红酒一样是有时间的,是有地域的,时间和地域是非常重要的,哪一年创业就和哪一年的红酒一样,它是完全品质不一样,在哪个产地也是完全不一样,这是非常重要的决定。企业家和创始人分两种,蜜蜂型和骆驼型,骆驼型是有自己的储备,在发展的过程中慢慢把自己的两个驼峰消耗掉磨平去发展,最后像一匹马去奔跑,但有一些创始人像蜜蜂一样,一定要四处采蜜,有多快的成长就取决于是不是辛勤采蜜酿蜜,最后有非常好的蜂蜜。

《创业维艰》这本书讲得就是要形成垄断资源,互联网就是要形成垄断,至于怎么选合伙人,我一直都认为你如果很渣,你很难选一个比你很强的人,如果你认为自己没有最强的时候,那就去做一个联合创始人或者跟随创业,为什么非要做大哥呢?跟着大哥在一起也很好。

1外媒称北京将成全球顶级创业中心 发展速度让硅谷黯然失色2马云鼓励非洲创业青年:你们要为非洲带回100个阿里3创业不是年轻人专利:45-50岁创业者成功几率更高4创业公司想在脑机界面领域击败马斯克和扎克伯格5英特尔7200万美元投12家创业公司 涵盖ai物联网多领域6比尔·盖茨、空中客车和软银共同投资卫星视频创业公司7日本政府提供10亿美元资金支持本土太空创业公司发展8创业公司想将人类思维上传云端 但你首先要被杀掉9fcc指责硅谷创业公司未经授权在印度发射卫星10世界上唯一一家独立的氢燃料电池汽车创业公司

你身上的火能够点燃自己电量别人这是真正的火,对于创业者而言遇到困难是创业的常态,要不然这个时代的李嘉诚太多了,创业能否成功就看你心中的火是实火还是虚火。创业问题的兄弟们,要判断一下你胸中燃烧的熊熊火焰是实火还是红绸子用风吹起来的火。

创业这件事情不是今天才热的,也不是今天才有的,创业从很早以前就有了。我一直把创业归为三类,第一类是自己去创业,就像陈安妮(创客猫注:快看漫画创始人)那样,因为她有自己的自信心和学习的能力,她就可以自己创业;第二类是加入创业公司跟随创业,这也是一种创业,对很多年轻人来讲这是最好的方式;第三类是只要有创业精神,你在大公司也能创业,不是说在大公司就不能创业,有时候创业是一种精神,这个是很重要。

至于股权分配问题,我想说股权实际上是一个算术题和情商题,从你创业到怎么分配股份到融资,你就能看出来到最后上市或者退出的时候,或者清算的时候你还能剩多少钱,情商题就是说在创业的过程中你能不能和合作伙伴愉快地分钱。但问题本身股权制度看起来实际上分成两个层面,第一个是创始人团队,第二个是齐全。对于任何一个有远大理想的公司都应该从开始就去制订和确定。

我看90后的创业,我一直认为千万别被别人忽悠了,还是要淡定地去做自己,对于大一创业有没有人脉是不是草根,这个不重要,只要你有创业精神敢去做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做成网红型创始人。我认为创始人分为三种,第一种是公司做得好,经营做得好,产品做得好,形象包装很好;第二种是公司做得好、产品做得好,但市场推广不是那么好;第三种是网红型创始人,尤其是男同志做网红型创始人,身边总跟着一群来历不明的漂亮女同事。

创业的春天到没了吗?因为现在都是资本寒冬,我一直在说一个话题就是说资本的寒冬往往都是创业的春天。但是另外一个话题也是和创业有关,我看大家都想创业,但是有一个非常可怕的成功关是需要警惕的,就是只论成败不论是非,这会让一批创始人的底线和节操归零,甚至变负数,这些人的阶段性成功越快越大对社会的危害性就越大越高,别以为成功是最好的除臭剂,体臭不能靠香水遮蔽。前两天看到做校园生意的创始人,他就是属于我刚才说的只论成败不论是非,只有一丢丢小成功。

整个2015年我差不多见了接近160位创业者,也去了接近100家创业公司去做研究调研。我有一个体会,发展好的公司创始人都在刻制自己的聪明,都把自己的聪明进化,或者创业之初聪明一小时,剩下的十年都是用笨工夫,规律如同交警指挥红绿灯一样简单。发展不好的公司创始人都是长期聪明,三步一计,五步一计,规律如同指挥带领交响乐团那样复杂,治大国如烹小鲜,不折腾。这些对创业公司一样有效,一万小时定率非常有效,但如何用好一万小时非常重要,有些人是一万小时干一件事,有些人是一万小时干一万件事,这完全不一样。

讲一个小段子,前一段时间一个女生向我哭诉,他被某著名创始人骗色,追他的方式非常简单,就是给他讲了一个梦想,所以我有一百个梦想,大部分都实现,只有两个,一个是上纳斯达克敲钟,一个是找一个知心爱人,这个小女生就被骗了。这和刚才讲的只论成败不论是非一样,我们需要去警惕这种人。应该写一篇稿子叫创业的虚火和实火,有些人满脑子创业梦想,创业前似乎做好了所有思想准备,但真正创业遇到一点困难就有很多问题和退路,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和所有,我称这类叫创业的虚火;有些人创业就是脚踏实地百折不挠的创造,这是实火。